兰州法律咨询公司为大股东的回购价款承担连带责任,应当经过内部决策程序

2021-05-29 14:53:22

裁判要旨

对赌协议中,约定公司为原股东应履行的回购义务承担连带责任的约定,如果履行了公司为股东提供担保的内部决议程序,并且外部投资人善意审查了相关的内部决策文件,该约定应属有效。即使因外部投资人因未经审查内部决策文件导致约定无效,兰州专业律师认为也应当考量双方是否存在过错等因素,来分担责任。

案情简介

甲公司原股权比例为,乙公司占81.76%,丙公司占1.5%,丁公司占16.74%。

  2010年6月8日,戊公司(外部投资者)、甲公司(目标公司)、乙公司(控股大股东)签订了《增资扩股协议》,约定:甲公司向戊公司增发1500万股,每股价格2元,戊公司出资人民币3000万元。

  《增资扩股协议》还约定:如果甲公司不能在2013年12月31日前实现IPO上市,戊公司有权要求乙公司回购其股权。回购价格为全部投资款3000万元及自实际付款支付日起至乙公司实际支付回购价款之日按年利率15%计算的利息,甲公司与乙公司承担履约连带责任。

  在《增资扩股协议》签订之前,《甲公司章程》并未对公司担保事宜作出规定。甲公司虽承诺对乙公司进行股权回购承担连带责任,并有法定代表人签章,但并未向戊公司提供相关的股东会决议。

  2010年6月9日,戊公司将3000万元打入甲公司账户。随后,甲公司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戊公司成为甲公司的新股东。

  此后,甲公司并未在2013年12月31日前上市,戊公司要求乙公司按照约定回购其股权,并要求甲公司承担履约连带责任。

  甲公司以要求其承担连带履约责任的约定未经过公司内部决策程序为控股股东乙公司提供担保,合同无效为由,拒绝承担承担连带责任。此后戊公司将甲公司、乙公司诉至法院。

  中院一审判定,乙公司履行回购义务,甲公司承担连带责任;高院二审判定,乙公司履行回购义务,甲公司不承担连带责任;最高院再审判定,乙公司履行回购义务,甲公司承担乙公司不能清偿部分二分之一的赔偿责任。

裁判要点

本院认为,关于甲公司应否对乙公司的股权回购义务承担履约连带责任问题。

  《增资扩股协议》中约定乙公司在约定触发条件成就时按照约定价格回购戊公司持有的甲公司股权,该约定实质上是投资人与目标公司原股东达成的特定条件成就时的股权转让合意,该合意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亦不存在违反公司法规定的情形,二审判决认定乙公司与戊公司达成的“股权回购”条款有效,且触发回购条件成就,遂依协议约定判决乙公司承担支付股权回购款本金及利息,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乙公司辩称《增资扩股协议》约定的股权回购条款无效、回购条件不成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不予支持。

  至于《增资扩股协议》中约定甲公司对乙公司的股权回购义务承担履约连带责任的条款效力问题。本院认为,首先,甲公司不是股权回购的义务主体,并不产生甲公司回购本公司股份的法律后果,即不存在乙公司答辩中称《增资扩股协议》约定甲公司对乙公司的股权回购义务承担履约连带责任的条款违反公司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七)项及第七十四条规定的情形。其次,《增资扩资股协议》第6.2.1条约定甲公司对乙公司负有的股权回购义务承担履约连带责任,并未明确为连带担保责任。戊公司在一审也是诉请甲公司对乙公司承担的股份回购价款及涉及的税款承担连带责任。但是,甲公司、乙公司二审上诉中称“戊公司明知未经股东会批准,而约定由甲公司对乙公司提供担保,有违我国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其请求亦不应得到支持”。戊公司亦抗辩称“我国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属于管理性强制性规定,即使甲公司所提供的该担保未经股东会议决议,也不影响担保的有效性”。二审法院在双方当事人将《增资扩资股协议》第6.2.1条约定的“连带责任”条款解释为“连带担保责任”基础上,并适用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判本案。本院认为,连带担保责任属于连带责任的情形之一,但连带担保责任有主从债务之分,担保责任系从债务。双方当事人将“连带责任”理解为“连带担保责任”,并未加重甲公司的责任负担,且从戊公司诉请甲公司的责任后果看,是对乙公司承担的股权回购价款本息承担连带责任,仍然属于金钱债务范畴,也与甲公司实际承担的法律责任后果一致,本院予以确认。因此,二审判决依据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关于公司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相关规定来裁判甲公司对乙公司的股权回购义务承担履约连带责任的条款效力,并无不当。再次,戊公司申请再审称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系管理性规范,甲公司承诺为乙公司的股权回购义务承担履约连带责任,虽然未经甲公司股东会决议通过,亦不影响公司承诺担保条款的效力,并提交最高人民法院相关案例佐证。本院认为,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该条规定的目的是防止公司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利用控股地位,损害公司、其他股东或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对于合同相对人在接受公司为其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时,是否对担保事宜经过公司股东会决议负有审查义务及未尽该审查义务是否影响担保合同效力,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未作明确规定。二审法院认为,虽然甲公司在《增资扩股协议》中承诺对乙公司进行股权回购义务承担连带责任,但并未向戊公司提供相关的股东会决议,亦未得到股东会决议追认,而戊公司未能尽到基本的形式审查义务,从而认定甲公司法定代表人向生建代表公司在《增资扩股协议》上签字、盖章行为,对戊公司不发生法律效力,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甲公司应否承担“连带责任条款”无效后的过错赔偿责任。

  戊公司在签订《增资扩股协议》时,因《甲公司章程》中并无公司对外担保议事程序规定,戊公司有合理理由相信向生建有权代表公司对外签订有担保意思表示内容的《增资扩股协议》,但其未能尽到要求目标公司提交股东会决议的合理注意义务,导致担保条款无效,对协议中约定的担保条款无效自身存在过错。而甲公司在公司章程(2009年6月9日之前)中未规定公司对外担保及对公司股东、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议事规则,导致公司法定代表人使用公章的权限不明,法定代表人向生建,未经股东会决议授权,越权代表公司承认对乙公司的股权回购义务承担履约连带责任,其对该担保条款无效也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主合同有效而担保合同无效,担保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担保人有过错的,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根据该条规定,戊公司、甲公司对《增资扩股协议》中约定的“连带责任”条款无效,双方均存在过错,甲公司对乙公司承担的股权回购款及利息,就不能清偿部分承担二分之一的赔偿责任。

律师解析

一、股东间关于“股权回购”的条款,作为一种当事人之间根据企业未来不确定的目标是否实现对各自权利与义务所进行的一种约定,具有与股东之间就特定条件下的股权转让达成的合意相同的法律效果,一般情况下应当认定为有效。但需要注意的是,该处的“股权回购”指的是股东间的股权回购,而不是股东与目标公司间的股权回购,也即回购主体只能是股东,而不能是公司。

  二、在股东间进行对赌时,也并非不能将目标公司拉进来。我们可以在回购条款中约定,当回购条件达成时,控股大股东承担股权回购的主债务,而目标公司对控股股东的主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但务必需要做到如下两点:1.目标公司为控股大股东提供担保的事项需要按照公司章程的规定通过股东会等内部决策程序;2.外部投资者务必要留存目标公司为控股大股东提供担保的股东会决议等内部决策文件,以证明其为善意。


律所简介:

甘肃解开律师事务所于1996年7月11日由甘肃省司法厅批准设立。本所现有专职律师11人,兼职律师1人,全部具有本科或双学士、硕士研究生学历。主任律师具有20年执业经验,整个律所团队能够以最专业的、最擅长的法律知识和法律技能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最大程度的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本所自设立以来,已成功办理大量有影响的刑事、民事、行政诉讼和企业重组等非诉讼法律事务,在各个领域均有较深造诣和良好建树。

本所建立有完备的行政管理系统和高效的质量管理体制,实行严格的专业化分工,使得本所律师能够以最专业的、最擅长的法律知识和法律技能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因业绩突出本所曾被兰州市司法局授予:争创“双满意”活动先进单位;2014年被兰州市司法局授予“法律援助先进集体”;2008年被甘肃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管理监督委员会选定成:为省属企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中介服务机构;2014年再次被中华环保联合会批准为环境维权志愿律师事务所;2016年被中共兰州市委宣传部、中共兰州市委全面推进依法治市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兰州市司法局评为2011-2015全市法治宣传教育“先进单位”。本所律师个人还获得过:优秀律师、兰州市法律援助工作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甘肃解开律师事务由一批富有朝气、锐意进取、坚持正义、立志于维权事业的中青年律师组成,本所以为社会维权为宗旨,以信守承诺、坚持正义为执业原则,强调以人为本、团体协作,以客户为中心,秉承诚信、敬业、专业、优质、高效的服务理念,坚持走品牌化、规模化、专业化的维权发展道路。

甘肃兰州律师事务所,兰州律师事务所,兰州律师,甘肃律师,咨询,甘肃律师咨询,律师,兰州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