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律师咨询 最高院:守约方接受违约方部分履行的是否还可行使解除权?

2021-10-30 15:32:15

裁判要旨

在一方违约另一方不但长期内未行使解除权,反而接受了对方的部分实行,应视为对实行期限进行了改变。守约方长期不行使合同解除权的行为,足以使对方有理由相信其抛弃了解除合同的权力,在此情况下解除合同有违诚笃信用原则,危害了合同相对方合理的信任利益。案例索引

《周继英、魏杰生意合同纠纷再审案》【(2019)最高法民再223号】

争议焦点

一方违约后另一方又接受部分实行的是否还可行使解除权?

裁判意见

最高院以为:根据案涉合同约好,魏杰付出第二批款(余款)应于2001年12月31日前付清,否则按日万分之二点一付出违约金,至2002年2月28日仍不能付清款项,合同即无效,魏杰所付2000万元,扣除500万元作违约金,余下1500万元待到周继英再转让得资金后半个月内还清。尽管合同条款表述为合同无效,但从合同条款的意义看,即魏杰违约时,一是追查魏杰的违约责任,二是周继英回收股权再转让,

兰州律师意见:据此意义双方有约好解除的意思表明,此约好符合《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根据魏杰的付款现实,魏杰的行为已构成违约,且现已达到合同约好周继英行使解除权的条件,但是在魏杰违约后的近3年的时间里,没有证据证明周继英通知魏杰解除合同。周继英第一次起诉魏杰和桂盛公司时也没有主张解除合同,在合同约好的付款期限(即2002年2月28日)届满后,魏杰与新天都公司又付出88万元,周继英的收款行为表明其与魏杰对原来约好的付款期限进行了改变。周继英长期不行使合同解除权,足以使魏杰有理由相信周继英抛弃了解除合同的权力。在此情况下解除合同违背诚笃信用原则,危害合同相对方合理的信任利益,故重审二审判决不解除合同是恰当的,应予保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