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律师咨询显明股东“无权处分”股权可类比适用善意取得

2022-03-22 16:15:34

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名义股东将登记于其名下的股权转让、质押或者以其他方式处分,实际出资人以其对于股权享有实际权利为由,请求认定处分股权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可以参照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的规定处理。《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规定:无处分权人将不动产或者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追回;除法律另有规定外,符合下列情形的,受让人取得该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所有权:(一)受让人受让该不动产或者动产时是善意的;(二)以合理价格转让;(三)转让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已经登记,不需要登记的已经交付给受让人。受让人依照前款规定取得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所有权的,原所有权人有权向无处分权人请求赔偿损失。当事人善意取得其他物权的,参照前两款规定。

案例:上诉人贾文波因与被上诉人张德革、谢颖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吉中民三终字第158号)认为:张德革受让谢颖转让的股权行为是否构成善意取得为确认本案合同效力的焦点问题。对此,本院认为,第一,贾文波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张德革受让谢颖股权行为非善意;第二,谢颖陈述交易价格为7万元,等于入股时原价,明显不合理,应由张德革举证证明其系以合理价格受让股权,现张德革提举了谢颖收取股金款37万元的收据,证明双方的交易真实价格为37万元,此价格与入股时原价溢价比为500%,张德革已尽举证责任。现贾文波仍认为价格不合理,按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应由贾文波举证证明,贾文波提请对光大公司资产进行评估,以此确认股权的实际价值,本院认为,公司资产是影响股权价值的因素,但不是唯一因素,公司股权价值还受公司的经营状况、获利能力、发展前景、品牌效应、市场环境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贾文波的要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认定张德革系以合理价格受让股权。第三,张德革受让股权后,依照法律规定,办理了工商登记手续。综上,依照《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规定,张德革受让谢颖股权行为属于法律上的善意取得。



兰州律师分享隐名股东的十点建议
1. 隐名股东已将代持股份出资款足额交付显名股东,专用于隐名股东对目标公司的出资,显明股东予以确认;(证明已出资)

2. 隐名股东作为实际出资者,对公司享有实际的股东权利并有权获得相应的投资收益;显名股东仅得以自身名义将隐名股东的出资向公司出资并代隐名股东持有该等投资所形成的股东权益,而对该等出资所形成的股东权益不享有任何收益权或处置权(包括但不限于股东权益的转让、担保);(证明甲方成为股东的真实意思表示)

3. 在委托持股期限内,隐名股东有权在条件具备时,将相关股东权益转移到自己或自己指定的任何第三人名下,届时涉及到的相关法律文件,显名股东须无条件同意,并无条件承受;(可以提前要求名义持股人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但不填写受让人及日期)

4. 显名股东在以股东身份参与公司经营管理过程中需要行使表决权时至少应提前3日取得隐名股东书面授权,未经授权不得行使表决权;(可以在签署协议时,要求显名股东签署委托隐名股东行使表决权的授权书)

5. 显名股东承诺将其未来所收到的因代表股份所产生的任何全部投资收益(包括现金股息、红利或任何其他收益分配)均全部转交给隐名股东;

6. 隐名股东有权随时解除代持股协议,显名股东应当按隐名股东指示向其移转“代表股份”或股权收入;在隐名股东拟向公司股东或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质押“代表股份”时,显名股东应对此提供必要的协助及便利;

7. 代持股协议签订后,隐名股东要保留其向显名股东支付出资的记录,以及显名股东向公司注资的记录,尽量保证专卡专用,并在同一时间段内支付;

8. 隐名股东需要取得公司替他股东认可其为真正股东的证明,以及目标公司予以确认的证明,例如通过股东会决议、公司章程修正案等方式确认或公司向隐名股东签发加盖公章的出资证明书、股东名册等;

9. 隐名股东可以在签订代持协议的同时,要求显名股东签署隐名股东出席股东会的授权书,以保障行使表决权;并且留存参加股东会、董事会等参与公司管理的证据;

10. 公司的运营中,隐名股东还应对董事会席位、公司高管职位及公司财务人员作出安排,防止显名股东滥用股东权力,通过作出当年度不分红,少分红,高额提取资本公积金,关联交易,自我交易等方式将隐名股东的利润“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