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律师咨询股东对外转让股权时,如何“依法履行”通知义务呢?

2022-03-30 11:41:29

甘肃律师咨询股东对外转让股权时,如何“依法履行”通知义务呢?

01裁判要旨

拟对外转让股权的股东不只需要向其他股东奉告自己欲对外转让股权,还应当奉告受让人、转让数量、转让价格、付出方法、实行期限等主要内容;在其他股东赞同转让股权的情况下,其享有的优先购买权并不损失,转让股东仍须就转让股权的同等条件再次告诉其他股东。

02案情简介

一、同昭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股东为杨秀淮(持股60%)、钟家全(持股34%)和陈红兵(持股6%)。

二、2017年2月27日,钟家全与朱武刚签定《同昭公司股权转让协议》,约好钟家全将持有的同昭公司5万股权(占注册资本的0.1%)转让给朱武刚。

三、2017年4月14日,钟家全通过公证方法向杨秀淮邮寄《关于期限处理工商变更挂号的告诉》《同昭公司股权转让协议》《股权转让补充协议》,要求杨秀淮及同昭公司在接到告诉后15日内依法处理股权转让工商挂号事宜。

四、2017年8月18日,钟家全与朱武刚另行签定《股权转让补充协议》,载明:朱武刚需另行向钟家全付出股权转让溢价款4万元。

五、2018年1月19日,钟家全与朱武刚签定协议,约好解除《同昭公司股权转让协议》《股权转让补充协议》,钟家全将收取的股权转让款0.8万元返还给朱武刚。

六、后杨秀淮向武侯区人民法院起诉恳求:1. 承认《同昭公司股权转让协议》、《股权转让补充协议》无效;2. 判令杨秀淮以同等条件优先购买钟家全拟转让于朱武刚的同昭公司0.1%的股权。

七、武侯区法院一审判定支持了杨秀淮的诉讼恳求;钟家全不服,提起上诉,成都中院确定相关协议有用,并支持了钟家全的优先购买恳求;四川高院再审后,驳回了杨秀淮的全部诉讼恳求。

03裁判关键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钟家全转让股权时是否依法实行了告诉责任。钟家全以为,转让股权的股东只需将股权转让事项告诉其他股东即可,钟家全已实行告诉责任,杨秀淮并未在法定期限内向钟家全建议发表同等条件。

咱们以为钟家全转让股权时未依法实行告诉责任,理由是:公司法解释四第十七条规则,转让股东应就转让事项以书面或许其他能够承认收悉的合理方法告诉其他股东寻求赞同。为确保其他股东的优先购买权,转让股东不只需要向其他股东奉告自己欲对外转让股权,还应当向其他股东奉告受让人、转让数量、转让价格、付出方法、实行期限等主要内容。本案中,钟家全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其已向杨秀淮奉告上述股权转让相关事项,钟家全的建议不能成立。咱们的理解与成都中院、四川高院的裁判观点一致。

04实务经验

总结因为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股东对外转让股权之前,有必要书面告诉其他股东寻求赞同,这是法定必备程序,也是保障其他股东建议和行使优先购买权的条件;假如欠缺该程序或许告诉程序有瑕疵,会带来不必要的纷争。

一、关于转让方来讲,拟对外转让股权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不只需要向其他股东奉告自己欲对外转让股权,还应当以书面或许其他能够承认收悉的合理方法奉告受让人、转让数量、转让价格、付出方法、实行期限等主要内容。

二、关于受让方而言,受让股权之前应关注:转让方是否现已寻求过其他股东赞同、其他股东是否已抛弃优先购买权,督促转让方寻求其他股东赞同、取得其他股东抛弃优先购买权的书面声明后,再受让标的股权。假如因其他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而不能实现合同目的,能够依法恳求转让股东承当相应民事责任。

三、关于其他股东而言,需在合理期限内行使优先购买权,还需在原股东持续转让股权的条件下行使。股东建议优先购买权的,应当在收到告诉后,在公司章程规则的行使期间内提出购买恳求。公司章程没有规则或许规则不明确的,以告诉确定的期间为准,告诉确定的期间短于三十日或许未明确行使期间的,行使期间为三十日。

05法院判定

以下是四川高院在民事判定书中就“钟家全转让股权时是否依法实行了告诉责任”的详细论述:

本院以为,“首要,本院赞同二审法院的以下观点,即为保护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在同等条件下的优先购买权,拟对外转让股权的股东不只需要向其他股东奉告自己欲对外转让股权,还应当奉告受让人、转让数量、转让价格、付出方法、实行期限等主要内容。根据公司法解释四第十七条“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以书面或许其他能够承认收悉的合理方法告诉其他股东寻求赞同。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赞同转让,不赞同转让的股东不购买的,人民法院应当确定视为赞同转让。

经股东赞同转让的股权,其他股东建议转让股东应当向其以书面或许其他能够承认收悉的合理方法告诉转让股权的同等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的规则,转让股东能够一次奉告前述全部内容,也能够分几次奉告。本案中,钟家全于2017年1月18日、1月20日通过短信和邮件告诉杨秀淮,其拟对外转让22%的股权,要求期限回复是否愿意购买。该告诉载明的转让股权数量与实际转让数量不符,且其间“逾期回复视为不赞同购买”只是钟家全的单方意思表明,不符合同昭公司章程第14条第二款“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宜书面告诉其他股东寻求意见,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告诉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赞同转让”的规则,对杨秀淮没有约束力。

即便杨秀淮收到告诉后未回复,也只能视为赞同转让,而非不赞同购买。在杨秀淮赞同转让股权的情况下,其享有的优先购买权并不损失,钟家全仍须就转让股权的同等条件再次告诉杨秀淮。但尔后钟家全在未告诉杨秀淮的情况下,于2017年2月27日与朱武刚签定《同昭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又于2017年3月13日与朱武刚、佳兴教育公司等签定《股权转让补充协议》,同日收取了朱武刚付出的股权转让价款。

尽管钟家全于2017年4月14日向杨秀淮邮寄了《同昭公司股权转让协议》《股权转让补充协议》,但一起还邮寄了《关于期限处理工商变更挂号的告诉》,要求杨秀淮和同昭公司在接到告诉后15日内依法处理股权转让工商挂号。明显,钟家全向杨秀淮邮寄《同昭公司股权转让协议》《股权转让补充协议》的目的并非奉告杨秀淮股权转让的同等条件,并寻求其是否行使优先购买权,而是奉告杨秀淮股权现已转让的事实,并要求其帮忙处理股权变更挂号手续。

此外,钟家全一方面建议现已向杨秀淮奉告股权转让相关事项,另一方面又建议第一份《股权转让补充协议》约好的价格并非实在的转让价格,明显自相矛盾。因此,二审法院确定钟家全转让股权时未依法实行告诉责任,并无不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