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律师为你带来孩童水库溺亡家长索赔案例分享

2021-08-26 10:58:53

烈日炎炎,恰逢暑假,各个清凉的水域成了孩子争相前往的“宝地”,下水游玩一番,不仅能够一扫夏日的炽热,还能强身健体。但是玩水虽好,安全可要放在第一。特别是不懂事的孩提,缺少大人的关照,随意跑到野外水域游玩,溺亡惨剧年年上演。4名孩提去水库游玩,2名溺亡,甘肃解开律师事务所为你解读次案例:

家属向伙伴及水库索赔

2018年2月7日约13时至14时,艳艳(7岁)、小强(11岁)、小高(9岁)、小威(11岁)结伴在水库周边游玩时,进入了水库放水闸的泄水区域。四人在放水闸一级水池斜坡上游玩,艳艳看到水里的鱼,想去抓,没想到脚底一滑就落水了,小强伸手想把艳艳拉上来,不料自己也掉入水中。

小高和小威看到伙伴落水吓坏了,赶忙来到落水的方位,预备下水救伙伴,但没成功。最终两人意识到风险,跑到高速桥底寻求大人帮助,后来两名大人来到水库旁开始打捞,可艳艳和小强均已溺亡。

艳艳的爸爸妈妈以为,艳艳是被伙伴推落到水中的,因此把水库及小高、小威及其爸爸妈妈告上法庭,要求赔偿逝世赔偿金、丧葬费等合计433142元。

(涉案水库旁的警示牌)

水库办理所辩称,首要,本案系一般侵权职责胶葛,应适用差错职责原则,水库在受害人溺水身亡事端中不存在差错。

其次,艳艳的爸爸妈妈作为监护人,应就戏水的风险性对其进行安全教育,对其行迹予以重视。但其爸爸妈妈未依法履行法定的监护职责,未尽到对受害人人身维护的职责,对其溺水逝世存在差错。

最终,水库是行政法律确认的行政主管部门,担任水库防洪防汛、水库纽带维护及运转办理、库区工程安全出产、办理水资源及工程设备等,对事发水库具有行政办理职责,并不归于侵权职责法律关系中的民事办理者,对受害人故意进入水库区域后戏水的人身安全并不负有法定的保证职责。为避免人员意外跌落水中,水库已在事发区域四周设置栅门,建立多处警示牌,严格按照职责要求加强日常维护、办理、巡查作业,履行办理职责。

白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依据艳艳父亲的请求,依法托付司法判定组织对艳艳落水是否为同行别人“推”下水进行判定,三家司法判定组织分别以不归于业务资质规模、无法得出判定结论等原因不受理。

争议焦点“溺亡”事情中多方主体的职责问题,尤其是水库的职责问题。

法院:自甘风险,自傲其责

涉案事端产生在民法典实施以前,本应适用侵权职责法等相关法律规则,但在民法典实施前,“自甘冒险”并无详细的法律规则可循,在民法典实施后,才明确规则了“自甘冒险”职责自傲。

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能的若干规则》第十六条规则:民法典实施前,受害人自愿参加具有一定风险的文体活动受到损害引起的民事胶葛案件,适用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则。

本案契合“自甘冒险”的相关特征,因此本案应当适用民法典的相关规则。

本案事发地坐落水库溢洪道上的消能冲坑,属水库防汛泄洪的工程设备。水库的法定职责是担任防洪防汛、水库纽带维护及运转办理、库区工程安全出产、办理水资源及工程设备,归于行政办理部门,并不归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中规则的宾馆、商场、银行、车站、机场、体育场馆、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公共场所的经营者、办理者或许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的规模,该水库的消能冲坑亦不归于该法律条文规则之下的公共场所,因此水库并不负有该法律条文规则之下的“安全保证职责”。

但即便如此,水库在溢洪道周围设置约1.7米高的铁网围栏,将之团团包围,水(池)道与围栏之间的岸堤宽约半米,平常亦有作业人员沿该岸堤进入到水池作业。水库在围栏铁网上挂放有“水深风险、禁止下水”的警示牌,并对事发场所执行日常维护、办理、巡查作业。至于铁网围栏有一残破缺口,并不意味着外人可罔顾其所提示的风险,擅自闯入。可见,水库虽不负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所规则的“安全保证职责”,但对事发场所已采纳充沛安全措施以作防护,因此艳艳爸爸妈妈主张水库没有尽到安全保证职责,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职责,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故不予支持。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则,本案中,艳艳案发时已满七周岁,应知道水道风险的知识,尤其是水库在溢洪道周围已设置铁网围栏,其风险性一望而知。艳艳擅闯由铁网围栏维护、挂有风险警示标志的风险区域,属“自甘冒险”行为。如果说艳艳未能认识到其风险性,则应归咎于其爸爸妈妈作为监护人平常没有进行满足的安全教育、疏于看管的监护过错,艳艳的溺亡,是其“自甘冒险”的行为和其爸爸妈妈监护过错的一起原因导致,应自傲其责。

白云法院依法判决驳回艳艳爸爸妈妈的全部诉讼请求。判决后,原、被告均服判息诉,本判决现已产生法律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