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给你说企业收购中,投资人受让瑕疵股权的致命法律风险!(上)

2021-10-11 17:13:50

一、原股东抽逃出资后转让股权,新股东是如何被“坑”的? 看看甘肃律师怎么说
1、 原股东抽逃出资后将股权转让给新股东的,在诉讼程序中,新股东可能承担连带责任,也可能不承担连带责任。

(1)“抽逃出资”不属于“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不符合《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的适用情形,股权受让人无需对抽逃出资股东的补充赔偿承担连带责任。

裁判要旨:《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九条的字面意思只规定了原股东虚假出资转让股权后,受让股东明知或应知的,对公 司承担连带责任。对于原股东抽逃的责任是否也由受让股东承担没有明确。从《规定(三)》规定的前后体例看,涉及虚假出资和抽逃出资的相关规定:并未全部作为同一条文规定,也没有基于互相包含的关系而只列举一种情形规定,因此,严格按照文义理解更符合该规定的精神。

抽逃出资和虚假出资从后果看,都是导致公司不拥有该部分注册资本,但从内涵上讲是有区别的。虚假出资是公司成立之前的股东单方行为,因公司尚未成立,故公司不能够表达否定意志,责任在于股东,新股东受让后原则上要对公司承担原股东的义务,此时可谓公司没有过错。抽逃出资行为是发生在公司设立之后,任何股东抽逃出资都必须经公司履行相关手续,从形式上看公司作出的是“同意”的意思表示,此时推定公司具有过错,股权转让后,公司不能够在同意原股东抽逃行为的前提下,又向新股东主张责任,否则,有悖诚实信用。因此,对《规定(三)》第十九条(现第十八条)的解释不包括股东抽逃出资的情形。案件来源:东平中联美景水泥有限公司与聊城美景中原水泥有限公司股东出资纠纷一案【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申字第1795号】

(2)“抽逃出资”包含在《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中“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范畴,受让人未对股东出资情况审慎核查或未支付股权转让对价的,则应与抽逃出资股东向公司债权人连带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温州耀芾贸易有限公司、温州芾源控股有限公司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申1698号】裁判观点:耀芾公司成立后三日内将注册验资的全部款项300万元以借款名义转出,股东未适当履行出资义务。第三人受让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股权应当了解股东出资义务的履行情况,股权受让人对耀芾公司设立时的股东出资情况负有审慎核查的义务,否则,应当继受权利的瑕疵,并对此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耀芾公司设立时的股东抽逃出资事实确凿,芾源公司、林秋连、周佳上、徐姹、陈展化、陈仙财、XX对此应当知晓,其主张对耀芾公司设立时的股东抽逃出资情况并不知情,但未提供任何证据加以证明,甚至从未提出自己就股权受让已支付合理对价的抗辩,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2、原股东抽逃出资后转让股权的,在执行阶段,法院可以直接追加新股东为被执行人,也可能不追加。

(1) 直接追加瑕疵出资股权受让人为被执行人尚无直接规定,依法应另诉。

最高人民法院在(2019)最高法民申3848号再审案中,其认为根据追加、变更规定第十九条追加被执行人规定,不能直接追加受让股东为被执行人。该案中,人民法院认为:“关于一审法院依据《变更、追加当事人规定》第十七条追加被执行人是否正确的问题。该规定第十七条仅规定了瑕疵出资股东在申请人的申请下如何承担责任,并没有规定瑕疵出资股东转让股权之后的责任承担问题,解决瑕疵出资股东转让股权后的责任承担问题应当适用《变更、追加当事人规定》第十九条之规定……故一审法院适用法律存在错误,二审予以纠正并无不当。”同时在该案二审程序中,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也明确“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规定,有权请求瑕疵出资股东履行出资义务,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主体分别为该有限责任公司和公司债权人。公司债权人主张权利的,应当提起诉讼。”

(2) 司法实践中也存在直接追加股权受让人为被执行人的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2019)最高法民申1768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再审案中,原审法院在执行异议之诉中,除审查原股东是否存在出资瑕疵的事实之外,并对股权受让人是否承担连带责任进行了审理,最终支持该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围绕原股东是否抽逃出资、受让人是否承担责任的再审争议焦点审理后,驳回了再审申请,但并未就原审法院在执行程序中直接追加受让人为被执行人的合法性发表意见,当事人也并未就此提出法律适用问题。该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再审审查的争议焦点为金钜公司原股东是否抽逃出资;如存在抽逃出资行为,作为金钜公司股权转让的受让人,赖谷应否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综上,金钜公司向秋实经营部和民富公司转账,并未取得相应资产或权益,未得到合理对价。原判决作出的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原判决认定赖谷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金钜公司的原股东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并无不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