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给你说企业收购中,投资人受让瑕疵股权的致命法律风险!(中)

2021-10-11 17:49:32

二、原股东非法减资后转让股权,新股东是如何被“坑”的? 看看甘肃律师怎么说 

1、在诉讼程序中,“不当减资属侵害债权的侵权行为,侵权之债不能转让,因此与受让股东无关。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上诉人南京圣鹰投资有限公司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纠纷一案”中认为:“未通知债权人即减资的行为,符合第三人侵害债权的理论构成要件…因消防器材公司减资未通知债权人金海双鹰公司的法律后果是对金海双鹰公司的债权构成侵害,故对这种合法债权的侵害所生之债应定性为侵权之债。侵权之债所生债务因与特定的主体相关联,所以侵权之债是不能转让的。”在此案中,法院比照抽逃出资的责任认定判决原股东对公司债权人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受让股东对公司债权人不承担责任。

2、在执行程序中,未见原股东违法减资后转让该股权,法院直接将受让股东追加为被执行人的情况。

公司违法减资,公司已被作为被执行人,能不能直接追加公司原股东为被执行人呢?法律对此并没有明确规定。笔者检索了相关案例,部分法院认为,减资违反法定程序未通知债权人,与股东抽逃出资在本质上并无不同或应视为抽逃出资,可直接追加为被执行人;部分法院认为,减资行为违反法定程序,不属于执行程序中追加被执行人审查范围。

(1)减资行为违反法定程序,不属于执行程序中追加被执行人审查范围。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7)京03执异49号执行裁定书:本院认为,在执行过程中,变更或追加执行当事人的,应当严格按照执行方面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进行;没有明确规定可以变更或追加执行当事人的,不得变更或追加。本案中,被执行人经工商部门变更登记,将注册资金减资。现申请执行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第三人存在抽逃资金的行为,故对其追加被执行人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申请执行人所述被执行人的减资行为违反法定程序,不属于本案审查范围,可通过其他程序另行解决。

(2)减资违反法定程序未通知债权人,与股东抽逃出资在本质上并无不同或应视为抽逃出资,可直接追加为被执行人。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9)沪01执异289号执行裁定书: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人违法减资,申请执行人可否在执行程序中,以被执行人的股东抽逃出资为由,向执行法院申请追加该股东为被执行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之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抽逃出资的股东、出资人为被执行人,在抽逃出资的范围内依法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人为原A公司,可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七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进行审查。第三人关于本案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答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执行人原A公司向农业银行借款后,于1997年10月将注册资本金减为人民币2000万元,违反法定程序未通知债权人,导致申请执行人长城公司受让了农业银行上述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权无法清偿,与股东抽逃出资在本质上并无不同。申请执行人以抽逃出资为由,申请追加被执行人的股东为被执行人,依法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

三、原股东出资义务届满后仍未足额实缴出资的就转让了股权,新股东是如何被“坑”的?1、诉讼阶段,新股东知道原股东未履行到期出资义务而受让股权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受让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公司请求该股东履行出资义务、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债权人依照本规定第十三条第二款向该股东提起诉讼,同时请求前述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2、执行阶段,法院无权直接追加受让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权的受让人作为被执行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其股东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原股东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未依法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彭军与天津富鼎贸易有限公司、甘肃中环鑫泰锰业有限公司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案》【(2019)最高法民申3848号】裁判要旨认为: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其股东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原股东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未依法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追加受让人缺乏法律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