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律师咨询车辆挂断电缆线伤人命,修路公司是否需担责?

2022-04-27 11:49:14

基本案情

原告谢某驾驭赣BBO161号汽车装载沥青,自赣州途经上犹县城往上犹县双溪方向行进。行至上犹县寺下镇往双溪乡的新修公路约100米处,不小心将横跨在路面上方的电缆线挂断,导致悬挂于该电缆线的一根钢丝线从电线杆上掉落并横跨公路。随后案外人王某搭载其妻子李某驾驭摩托车通过该路段时被挂到摔倒在地,王某当场逝世。

经查原告挂断的电缆线是被告某建设公司一切的一根黑色粗供电线和被告某电信公司一切的一根小通讯电缆线绑在一同组成,其两端系由竹竿固定,并且在新修公路之后就离地面较近,被告均明知设置十分不规范但未加整改。别的,被告江西某建设公司作为该路段的施工单位,在施工过程中一直未进行限行,也没有设置相应的警示标志。

因补偿事宜产生纠纷,谢某向人民法院申述,要求被告某电信公司及某建设公司一起承当补偿职责。

定见分歧

诉讼过程中,各方对建设公司是否需承当补偿职责,存在以下几种定见: 

第一种定见以为:悬挂公路上空的电缆线及钢丝绳掉落的原因彻底系原告谢某驾驭车拉松导致,因而,二被告对电缆线及钢丝绳脱离不存在差错。在电缆线及铜丝绳被拉松掉落前,电缆线及钢丝绳对受害人王某不构成风险,不会导致其产生交通事端。而原告谢某在驾驭车辆将电缆线及钢丝绳拉松、掉落后,末通知承建公司,也未采纳任何补救措施,而是迳行驾车驶离现场,导致受害人王某在原告谢某脱离现场后不久即产生交通事端。因而,承建公司不存在扫除受害人王某产生事端的机会,对交通事端的产生不存在差错。受害人王某的危害并非由承建公司与原告谢某一起实施侵权行为所导致,而系原告谢某单独实施侵权举动所导致,故该事端职责应全部由原告谢某承当,建设公司不承当职责。 第二种定见以为:某建设公司新修事发路段公路架设了电线且提升了路面,导致事发线缆存在被通行车辆挂断的或许,且不能证明其已通知相关单位子以搬迁或整改,故其行为与谢某挂断线缆并终究导致受害人逝世之间存在必定的因果关系,应当对危害结果承当必定职责,谢某有权向其追偿。谢某挂断线缆后明知或许对别人人身、财产安全存在风险却未采纳措施消除该风险,导致事端产生,应当承当主要职责。综上,某建设公司对该事端应承当部分补偿职责。 

兰州律师解读

本文要点阐述下第二种定见,理由如下: 一、事发路段新修公路系由某建设公司修建,因施工需求,该公司在事发原有电信电缆线旁跨越公路两边架设了电线,后因修路路面有所提升,但对电缆电线的高度末作调整。故其行为与谢某挂断线缆并终究导致受害人逝世之间存在必定的因果关系,应当对危害结果承当必定职责,谢某有权向其追偿。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规定,“建筑物、构筑物或许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产生掉落、掉落形成别人危害,一切人、管理人或许运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差错的,应当承当侵权职责。一切人、管理人或许运用人补偿后,有其他职责人的,有权向其他职责人追偿。”依据该规定,物件一切人、管理人或许运用人对受害人承当权职责的归责准则为差错推定准则,但一切人、管理人或许用人并非终究职责人,其承当职责后有权向其他职责人追偿。追偿问题应当适用差错准则.因本案并非受害人向悬挂物的理人、运用人建议权力,而是导致悬挂物掉落的直接职责上诉人谢某向一切人、管理人和运用人追偿,故应适用差错准则。 综上,依据原因力比例,建设公司对该事端因承当部分补偿职责,谢某在全部补偿了受害方后,有权向建设公司追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