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三岁孩子幼儿园受罚后闹情绪倒地致瘫,家长索赔555万,法院怎么判?

2021-10-27 14:25:40

年仅三岁的王小小(化名)

在被教师要求罚站、

并被按压颈部强制捡物后,

“闹脾气”后仰倒地,

随后被送往医院治疗。

经判定为1级伤残,

涉事幼儿园是否应承当职责?

案子通过

2019年3月28日,原告王小小在某幼儿园上学期间因与同学产生对立被教师龚某带离桌旁,期间一同学从两人身边通过,龚某从同学手中拿过某物件扔在地上,暗示王小小捡起,在遭拒后龚某按压其颈部使其蹲下将物件捡起,几分钟后又用左手提拉其肩膀处衣服并带至一柱子后侧,后王小小双手向侧打开,开始仰头往后倒。

在其后仰过程中,龚某全程右手叉腰,左手天然垂放,未采取任何阻挠措施。后因王小小步态反常,被幼儿园教师以身体不适为由通知家长将其带回家中,随后前往医院治疗。
经司法判定,确定为无骨折脱位型脊髓损伤,评定为1级伤残,需长期护理。

事发后,两边一直就危害补偿事宜协商未果,无法之下原告诉至法院,恳求:被告幼儿园补偿原告各项经济丢失555.73万元;幼儿园两位出资人胡某、居某对第一项恳求承当连带补偿职责;被告稳妥公司在稳妥职责限额范围内承当稳妥职责。

法院判决

经桃江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一审以为涉案教师均系无证上岗且未参加相关入职训练,不具备专业的办理、教育幼儿能力,故幼儿园在选用教师上存在客观的纰漏;原告在遭到教师罚站、被教师按压颈部的粗犷对待后,容易迸发对不满情绪作出对抗行为,故幼儿园教师的行为对激起原告后期因“闹脾气”而后仰倒地具有差错,且原告后仰时教师近在身旁也未采取任何措施防止原告摔倒。

依据判定定见及现有证据确定摔伤和伤残具有因果关系,且原告虽是自己打开手臂后仰,但其年仅三岁,在遭到教师批判后闹情绪做出该行为不应被苛责,亦不应以此确定原告具有差错或要求其如成年人一般对自身行为负责。

综上,法院以为被告幼儿园在对原告的教育、办理中存在差错,应对原告丢失承当全部职责。一审宣判后,判处由被告稳妥公司补偿原告王小小经济丢失50万元;被告幼儿园补偿原告王小小经济丢失259.71万元,核减已付出的32万元,尚需付出227.71万元;驳回原告王小小的其他诉讼恳求。

原、被告均不服并提出上诉,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甘肃律师说法

学校安全直接关系到学生能否健康的生长,关系到千千万万个家庭的美好与安宁,幼儿园等教育机构负有安全保障职责。

依据我国法律规定,对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校遭到人身危害的,实行差错推定原则,由学校正其尽到教育、办理和维护职责的承当举证职责,不能举证的承当补偿职责。

法官提示,幼儿园作为办学主体,在托管期间需承当监护职责,仔细排查安全工作中的缝隙和危险,为孩子撑起一片安全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