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小区内参加游泳培训班溺水身亡 律师咨询责任怎么认定

2021-11-30 09:34:54

成都一名年仅六岁的男童在一小区内参与游水训练班期间产生溺水,现场教练及救生员均未能及时发现,后经抢救无效逝世。之后,男童的父母与游水池办理方、承揽方、实践运营者及保险公司等多方协商处理无果后提起诉讼。近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结了这起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法院终审依法驳回保险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即除掉相关方已先行赔付的37万元外,判定某物业办理公司赔付141.35元,保险公司赔付50万元。

某物业办理公司是成都城区一小区的物业服务单位,案涉游水池也在该公司物业服务办理规模之内。2019年3月,物业办理公司与成都一体育场馆办理公司签定游水池承揽合同,约好由后者承揽案涉游水池,承揽内容包含游水池运营、开办游水训练班,承揽期内未经物业办理公司赞同不得向第三人转包,如产生安全事故由承揽方自行承当悉数职责等。

但之后,承揽方却又与张某签定游水池外委合同书,约好由张某对外以承揽方公司名义运营游水池。此外承揽方公司作为投保人和被保险人,在保险公司投保了公众职责险,每次事故职责限额和每人职责限额分别为100万元、50万元。

2020年7月19日下午,一男童的母亲带其至案涉游水池参与游水训练班学习游水。在此期间,男童由浅水区至深水区游水而产生溺水,现场游水池教练及救生员未能及时发现,经抢救无效于当日逝世。后经查明,现场的教练及救生员二人均不具有游水教练员及救生员的职业资格。

事故产生后,物业办理公司、承揽方公司及实践运营者张某分别向受害方先行付出补偿款8万元、15万元、14万元。因相关当事方协商处理无果,男童的父母提起诉讼,要求物业办理公司等一起补偿81万余元。

兰州律师带你了解法院判决

一审法院以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校园或者其他教育组织学习、生活期间遭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校园或者其他教育组织应当承当职责,但能够证明尽到教育、办理职责的,不承当职责。该案中,幼童作为年仅六岁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小区游水池参与游水训练班过程中产生溺水后逝世,应由教育组织承当职责。物业办理公司将所管游水池对外承揽获利,但其对游水池运营过程中是否具有足够的安全保证条件缺少必要而有用的办理,存在必定差错,应承当相应职责。承揽方承揽后又转包给张某,且在运营中,救生人员及游水教练均未获得相关许可证,也未在深水危险区域设置显着的警示戒备标志,对幼童进行游水训练时未能尽到足够的监管,即未及时发现幼童进入深水区,之后施救也不及时,存在显着差错,二者应连带担责。因此酌定物业办理公司承当10%的补偿职责,承揽方和张某连带承当90%的补偿职责。

保险公司虽以游水池未合法运营、存在违法转包、无证运营且未装备合格救生安全员为由拒赔,但上述理由均未在免责条款中进行约好,故法院不予以支撑。

法院终究依法认定男童逝世的损失金额总计为801413.50元。物业办理公司因已先行付出8万元,故还应再付出141.35元。保险公司在保险职责限额内承当50万元补偿职责,承揽方及张某因已实践付出37万元,超过还应付出的22余万元,故不再承当补偿职责,法院遂依法作出了上述判定。

一审宣判后,保险公司不服提出上诉。成都中院二审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