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说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利用关联公司损害公司利益的应予赔偿

2021-11-27 09:43:49

基本案情

甲公司建立于2014年4月,路某系法定代表人、持股50%的股东。

2017年,甲公司与丙酒店签定《房子租赁合同》一份,约好丙酒店租赁甲公司的房子,租赁期20年。

2018年1月,路某与其妻一起出资建立乙公司,其妻为法定代表人。2018年5月,丙酒店与甲公司、乙公司签定《权利职责转让协议》一份,约好甲公司将其在《房子租赁合同》中所有的权利和职责转让给乙公司。后丙酒店支付的租金一向由乙公司收取。甲公司的监事代表甲公司提起诉讼,要求路某、乙公司补偿甲公司租金丢掉。路某、乙公司辩称租借的房产系案外人其弟弟路某某出资并运营,仅是借用甲公司名义,权利职责转让与甲公司无关。为此提交了路某某与甲公司的《托付协议书》。

法院审理以为,路某、乙公司供应的《托付协议书》与本院从丙酒店调取的不一致,且路某既是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又是乙公司的控股股东,路某某亦系路某的亲弟弟,两者有利害联络。故对甲公司关于“涉案《托付协议书》系后补”的主张,予以采信。认定路某的行为危害了甲公司的合法权益,路某与乙公司应一起补偿甲公司租金丢掉。

典型意义

兰州律师说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对公司负有忠实和勤勉职责,应当诚信地实行对公司的职责,尽到一般人在类似的情况和方位下慎重的合理留意职责,为实现公司最大利益努力工作,不得侵吞公司的财产。《公司法》第二十一条、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项、第二百一十六条第(四)项规矩了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使用其相关联络危害公司利益。

在审判实践中,因为公司董、监、高身份的特别性,其使用相关联络危害公司利益一般都具有隐蔽性,表面上也大多采取了合理合法的方法。关于该类案件的审理,应对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供应的依据进行全面性、实质性检查,对其危害行为归纳予以认定。

本案中,路某使用其作为甲公司法定代表人、乙公司的控股股东及与路某某的特别联络,提交了各方签定的《托付协议书》,但经与本院从丙酒店调取的协议书进行比对,本院对路某的主张不予采信,依法保护了甲公司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