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说原告提交了借条,为何会败诉?

2021-12-09 16:25:14

借单是证明两边之间存在债权债务联系的直接依据,原、被告两边因生意往来发生债务,被告出具一张借单。

在被告缺席审理的状况,仅凭原告这样一张借单,法院会支撑其诉讼请求吗?

图片关键词

案情简介

原告欧某从事摩托车及配件的批发和零售事务,被告杨某曾在原告欧某处赊购了部分摩托车用于出售。2011年9月18日,被告杨某出具了一张向欧某借款15800元的借单。原告建议被告一直未偿还欠款,故起诉至法院。

庭审中,被告未到庭对原告的依据进行质证,但原告提交的借单的形状及借单上边边际处残留的笔痕,引起了审判人员的注意。为查明相关现实,审判人员对原告进行了问询。

原告解说称:“家里的借单都是这样的,借单是打印出来的,然后撕下来的,借单上面没有写任何东西,也没有撕掉相关内容。”审判人员指出:“依据借单上残留的笔痕,该借单的上面应该写有相关内容,并被撕掉了。”

这一点蛛丝马迹让原告露出了破绽,原告只好向法庭又提交了一小节纸条,该纸条上面载明“2011.9.20号老平经手3000元”。该纸条的下侧与借单的上侧能够吻合,且纸条上的“手”字下面的“钩”的部分正好与借单上的笔痕相吻合,因而能够确定原告当庭提交的纸条是从借单上撕下来的。      审判人员将该纸条与借单贴好后,发现借单的右上角仍有缺失部分,再次问询原告:“为何要撕掉上面部分,缺失的右上角上面是否写有其他内容。”原告对此不能做出合理的解说说明,而且通过比照原告手中的其他借单,假如是保管不善导致借单部分残缺,残缺部分的边痕是不规则的,因而能够扫除涉案借单系保管不善导致借单别离且缺失。

法院判决

该案中,虽然原告向法庭提交了借单以证明两边之间存在15800元的债权债务联系,但在庭审中原告关于借单的形状及内容的完整性上存在矛盾的陈说。在审判人员向原告指出存在的问题后,原告又向法庭提交了从该借单上撕下来的部分,但该借单仍然缺失了右上角。      在答复法庭的问询时,原告不能就此作出合理的解说。关于原告提交的借单的缺失部分是否有记载其他还款的内容,原告撕掉借单上面部分的目的等存在合理的怀疑,且扫除系保管不善导致的借单别离及缺失。故原告对此应当承当举证责任,用以消除对该借单的合理怀疑。因原告未能就此提供其他依据予以佐证,故原告应当承当不利的结果。因而关于原告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撑,故判决驳回原告欧某的诉讼请求。

 案子判决后,原告未上诉,一审判决已生效。法官说法诉讼参与人在诉讼活动中,应当遵从诚笃信用准则,如实陈说现实,不得伪造、变造依据,打乱司法秩序。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依据的若干规则》第六十三条榜首款规则“当事人应当就案子现实作真实、完整的陈说”,第九十二条榜首、三款规则“私文书证的真实性,由建议以私文书证证明案子现实的当事人承当举证责任”、“私文书证上有删去、涂抹、增加或许其他方式瑕疵的,人民法院应当综合案子的具体状况判断其证明力。”

该案原告对借单这一要害依据进行裁剪,裁剪掉对原告不利的内容,构成对依据的变造,庭审中原告存在自相矛盾的陈说,且不能对依据裁剪的原因及缺失部分作出合理的解说,因而原告违背了诚笃信用的准则,应当承当举证不能的责任,其诉讼请求无法得到支撑。

被告虽经依法传唤未到庭应诉,视为其抛弃相应的需其本身建议的诉讼权力,但并不意味着其权力不会得到保障。法院将依据庭审的状况,对原告提交的依据予以全面、客观的审查,并依法对现实进行确定,依法保护被告合法权益。

律师说法

借单归于私文书,借单的持有者应当要确保借单的完整性,假如借单存在删去、涂抹、增加或许其他方式瑕疵,借单的持有者应当承当举证责任。同时,为了避免借单持有方裁剪掉不利于他的内容或许擅自增加有利于他的内容,关于出具的借单以及后续经两边合意后在借单上增加的内容,应保存复印件,或摄影进行依据固定,避免呈现该案这种法律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