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律师咨询在船厂附近海底“拾荒”溺亡,船厂赔不赔?

2022-03-23 16:40:03

根本案情

2020年10月的一天,范某某与两名伙伴乘木船到某修船厂邻近海域打捞废铁。谁知在作业途中,船上衔接范某某的绳子突然被外力拖带高速下坠,并且也不见本应从氧气瓶冒出的气泡,由于船上两人无法拉动水下的范某某,他们立即向同村伙伴求救。

接到求救电话后,伙伴迅速乘快艇赶到现场,其间一名伙伴下水搜救并找到了船坞进水口邻近的范某某,此时的他泳镜丢失,呼吸阀掉落。就在救助时,伙伴仍能感觉到船坞进水的吸力。随后他将范某某打捞出水,并送至早已等候在码头上的120急救车,但最终也没有拯救他的生命,范某某经承认逝世原因为溺水。

对此,范某某家族以为,船厂在组织船只进出船坞开闸进水时,未观察海域环境,未对周边船只和人员作任何警示,未严格执行安全操作规程,致使范某某被进水闸口吸住并致溺水逝世,修船厂应承当侵权职责。

法院审理

原告确系船坞进水作业导致逝世

法院审理以为,本案系海上人身危害职责纠纷。争议焦点为遇难者范某某是否因修船厂的进水作业导致逝世以及修船厂是否应对范某某的逝世承当侵权补偿职责。

虽然修船厂否定遇难者范某某系因其放水作业导致逝世,但进行水下救助的伙伴薛某某系事发水下现场的仅有目睹证人,其看到了范某某被吸在入水口处,并且薛某某本人在修船厂现已停止灌水作业后仍感受到了入水口的吸力,这也能解释为何船上的伙伴会感到外力拉拽,无法将水下的范某某拉回水上的原因。

法院确定范某某系由修船厂进水作业发生的引力导致氧气管掉落并最终溺水而亡。

男人海底“拾荒”行为违法

在法院现已确定原告逝世系因修船厂船坞放水作业导致的情况下,原告向修船厂主张侵权补偿,应当证明修船厂行为存在过错。

法院以为,原告逝世水域位于被告厂区范围内,该水域并非开放式公共场所,因为事发海域无法完成物理封闭,船厂无法和陆地厂区一样进行封闭式管理,以阻止外来无关人员进入活动并影响正常的生产经营。鉴于此,船厂虽然设立警示标志,但包含遇难者在内的无关人员依然无视正告,经常闯入进行具有适当风险性而修船厂又无法完成有效阻止的“水下拾荒”行为。

本案中,船坞放水系被告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行为,该行为自身不具有不合法性,并且具有排他性,即不应受到不合法行为搅扰。并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交通安全法》的规定,进行水下沉物打捞,应当获得主管部门答应。因原告未能举证证明遇难者获取了可以在船厂所属水域进行水下打捞作业的打捞答应,法院确定,范某某等人在船厂邻近进行的“水下拾荒”行为系违法行为且影响到船厂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

当事人应自行承当逝世结果

虽然被告内部操作规程要求在船坞进行灌水、排水作业时进行安全巡查,但这并不意味船厂在进行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时未能发现不合法闯入者即应当承当对该不合法闯入者的安全责任。所以,即便被告工作人员没有发现水面上的涉案船只并进行驱离,也不构成对范某某的侵权。

综上,遇难者范某某不顾风险警示,明知涉案海域禁止潜水打捞沉物,却仍在未获得打捞作业答应且自身没有潜水资质的情况下,从事该具有高度风险性的不合法作业,应自行承当逝世结果。

甘肃律师说法

遇难者所进行的潜水作业自身即具有适当风险性,且其没有潜水资质,他们长时间未经答应在被告船坞码头处进行“水下拾荒”,除潜水自身的风险性外,明知该行为是被告所禁止且风险性极高,却依然置风险于不顾,作为具有彻底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当对自身的行为担任。
律师在此提示我们,“人的生命健康权无价,但该权利的首要维护人是权利人自己,权利人不能将自身生命健康的维护寄予于任何第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