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说合同纠纷背后有猫腻,一查竟是……

2021-11-23 11:23:49

原告某蒂科技公司(反诉被告,以下简称原告)诉称2016年8月至2017年10月底,其根据《出售订单》共向被告某客实业公司(反诉原告,下简称被告)发送了价值13820431.94元的货品,被告向原告付款9784625.49元,尚有货款4035806.45元未付,原告遂恳求法院判令被告付出余款及逾期付款利息等。

被告反诉称其于2016年9月30日至2018年4月10日一共向原告付出货款11987430.8元,另有2017年7月7日付出的3笔共计4999999.99元款项是代某润公司付出的,原告实践仅发货5642753.32元,自己多付货款6344677.48元,遂向法院反诉恳求判令原告向其返还多付货款并付出资金占用费等。

原、被告两边各执一词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

到底是被告欠付货款

还是被告多付货款?

第一次庭审中,被告称两边的买卖模式是被告预付货款,原告根据其需求送货。主审法官发现本案颇为蹊跷的是,原告向被告供给的是日常洗护用品,既不是知名品牌,也不是紧俏物资,先付款后发货不符合商业买卖常规,根据现有的根据无法查清案件事实,两边存在联合隐瞒事实的可能。庭审后,南山法院安排对涉案送货单签收人签名的真伪进行鉴定,并追加了某润公司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第2次庭审中,在面对主审法官关于“被告为何替代第三方向原告付款”的问询时,原告回答:“应该是走账”。被告在根据面前也承认其存在帮忙原告“走账”的行为。所谓“走账”,即两边为添加运营业绩,空有资金流通,却没有实践买卖。

法院认为两边的买卖行为虽发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施行前,但原告未向被告返还款项的事实继续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施行后,故本案应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的相关规则作为审理的根据。原告与被告既存在实在意思表明的买卖合同关系,亦存在非实在意思表明的“走账”行为,关于该两类合同效能应予以分别确定:

应根据实践交货情况确定两边所签定的订单是否为实在意思表明,关于交货金额,原、被告两边各不相谋的情况下,法院确定,原告作为出卖方应对其送货金额负有举证义务,其建议以订单作为交货的根据不符合商业常规,且若以订单作为交货金额的根据,则不管原告是否实践交货,只需签定了订单被告就负有付款义务明显不公平。因而南山法院确定被告实践收货的订单金额为5642753.32元,其余订单则为非实在意思表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则:“行为人与相对人以虚伪的意思表明施行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

本案中,原告与被告通谋以付出货款的方法进行“走账”,从而签定若干份采购订单,被告并无实践购买订单所约好的货品的意思表明,原告亦无交付货品的意思表明。除实践已履行交货义务的订单,原告与被告签定的其他订单应确定为无效。民事法律行为无效、被吊销或许确定不发收效能后,行为人因该行为获得的产业,应当予以返还。法院确定被告于2016年9月30日至2018年4月10日向原告转账共计16987430.79元,扣除原告实践交货金额5642753.32元、已完结的“走账”金额7999442元后,原告尚欠被告3345235.47元。

法院判定

一、驳回原告悉数诉讼恳求;

二、原告应于判定收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告返还货款3345235.47元及并付出资金占用费;

三、驳回被告其他反诉恳求。

法院据此作出一审判定后,各方当事人服判息诉,现判定已收效。

甘肃律师说法

通谋虚伪意思表明是指行为人与相对人都知道自己所表明的意思并非真意,通谋作出与真意不一致的意思表明。

本案中,被告的部分货款付出行为的实在意图在于其根据订单向原告以付出货款的方法进行“走账”,两边以虚伪意思表明签定的合同依法属无效合同。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从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许诺

在出资市场上,出资者决策的根据就是企业所供给的反映其财务状况和运营绩效的会计材料,“走账”行为严峻损害了广阔出资者的切身利益,扰乱了社会经济资源的优化配置和有序流动,破坏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次序,原告与被告通谋虚伪的行为应遭到强烈的谴责。

本案一审判定收效后,南山法院自动延伸审判职能,向税务部分宣布对当事人因“走账”而开具和接受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进行查办的司法建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