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律师分享追加未届认缴出资期限是可行的吗

2021-12-24 10:30:06

裁判要旨

公司股东在认缴出资期限未届至即转让股权,应视为其以行为清晰表示不再实行未届的出资职责,属于未依法实行出资职责即转让股权的景象,依请求实行人请求,应追加其为被实行人。

案 情

2016年1月8日,青岛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某公司)(甲方)与某轮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轮胎公司)(乙方)签定《天然橡胶销售合同》。合同签定后,因为天然橡胶提价,青岛某公司不按约交货,致使两边发生胶葛。某轮胎公司作为原告向河南省焦作市山阳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山阳法院)提起起诉,山阳法院经审理判定青岛某公司于判定收效后十日内向某轮胎公司付出违约金211680美元(折合人民币138万元)。青岛某公司不服,上诉于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焦作中院经审理后判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该判定收效后,某轮胎公司向山阳法院请求强制实行。

在实行过程中,某轮胎公司以被实行人青岛某公司损失偿还才能,而青岛某公司的股东曲某、闫某以及原股东郭某、张一某、张二某均未能依照《公司章程》足额出资为由向本院请求追加郭某等人为被实行人,并要求其在没有交纳的出资范围内承当青岛某公司对某轮胎公司的债款清偿职责。山阳法院经审查裁决追加曲某、闫某、郭某等为本案被实行人;曲某、闫某、郭某等在本裁决收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涵没有交纳出资的范围内向请求实行人某轮胎公司承当债款清偿职责。郭某不服,于2018年3月14日向山阳法院提起本案诉讼。

另查明,青岛某公司于2014年10月成立。公司成立时注册本钱为200万元,其中原告郭某出资100万元,参股比例为50%,认缴期限至2044年10月9日。2014年12月,原告郭某向被告青岛某公司账户汇款25万元,补白为投资款。2015年8月,原告郭某与张一某在青岛保税区内召开股东会,并构成赞同郭某将持有青岛某公司的25万元股权(占公司注册本钱的12.5%)以2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张一某,持有青岛某公司的75万元股权(占公司注册本钱的37.5%)无偿转让给闫某等决议。随后,张一某向郭某账户汇款25万元。2015年9月16日,青岛某公司请求将股东挂号由张一某、郭某变更为张一某、闫某。

裁 判

河南省焦作市山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郭某在未彻底实行出资职责的情况下即转让股权,某轮胎公司在青岛某公司产业不足以清偿收效法律文书确认的债款时,请求追加其为被实行人并要求其在未依法出资的范围内承当职责,契合法律规则,应予支撑。原告郭某要求吊销实行裁决书中追加其为被实行人的部分,缺少依据,本院不予支撑。山阳法院作出判定:驳回原告郭某的诉讼请求。判定现已收效。

看看甘肃律师怎么说:

1.股东对公司的职责与其认缴出资的时刻无关。依据公司法第三条规则,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对公司债款的承当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不应区分已缴出资或是未缴出资,股东未出资部分亦属于公司产业。

2.“公司债款不能清偿”是股东承当弥补职责的条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则(三)》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则内容,“公司债款不能清偿”是股东承当弥补职责的条件,并非一定要公司破产或非破产清算,未届认缴出资期限不能成为股东规避职责的条件。在呈现公司产业不能或不足以清偿债款的情况时,股东应负有交纳相应注册本钱的职责。

3.公司章程对股东认缴出资期限的约好系内部约好,不能对立善意第三人。股东通过协议或公司章程的规则,对认缴出资时刻的约好,是公司股东之间以及公司内部管理和运营安排的约好,并不直接对立第三人(如公司债权人)。公司章程关于出资期限的约好仅是对股东法定职责作出的具体安排,其本身不能违反公司法规则的法定出资职责即本钱充实职责。

4.认缴出资期限的约好是一个可选择的时刻点。认缴出资期限内的任何时刻认缴,都契合约好,而非是一定且有必要是满期限认缴。股东对公司认缴出资的实缴进度,是与公司的实践运营和负债情况相联系的,公司处于长期负债未结状态,股东有职责在其认缴范围内向公司实缴出资或对债权人承当职责,而不能以内部约好的认缴出资时刻未到期回绝或拖延实行股东对公司的出资职责以及公司对债权人的职责。

5.股东在未届出资期限的情况下即转让股权,可视为股东对其法定职责的“预期违约”。合同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则,当事人一方清晰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标明不实行合同职责的,对方能够在实行期限届满之前要求其承当违约职责。出让股东在负有出资职责这项法定职责的条件下,未届出资期限即转让股权,可视为对公司出资职责的预期违约,应当允许该项出资职责加快到期。